您當前的位置 : 河北人大 >> 監督工作 >> 重點工作 >> 脫貧攻堅

河北灤平:脫貧攻堅 決戰猶酣

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 2018-09-28 14:37:00

  灤平縣依托金山嶺長城及周邊風景區,發展旅游產業,促進脫貧攻堅。圖為秋日金山嶺。

  “遷新居從此告別窮鄉僻壤,跟黨走旋即迎來溫馨小康。”走進河北省承德市灤平縣安純溝門安置區,一排排嶄新的住宅樓前,雞冠花開得正艷,張貼在安置區大門上的一副大紅燙金的對聯格外醒目。

  9月13日一大早,300多名村民熱熱鬧鬧地參加了灤平縣易地扶貧搬遷集中交房入住儀式,走出大山的父老鄉親笑逐顏開。按計劃,今年10月底前有1975家貧困戶先后拿到新房鑰匙,全縣易地扶貧搬遷將如期完成。

  地處燕山山脈的灤平,2014年有建檔立卡貧困人口60853人,貧困程度深、脫貧難度大。近5年,全縣4.2萬余人脫貧,目前仍有1.8萬多貧困人口,貧困發生率由原來的23.88%下降到7.07%。

  精準脫貧已進入攻堅期,灤平嚴格對標現行扶貧標準,精準施策發力。各級干部撲下身子,穩扎穩打,敢啃硬骨頭,貧困群眾有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。

  扶貧有抓手——

  產業帶動出活力,黃土也能生“四金”

  灤平土地貧瘠靠天收,還能“一地生四金”?

  大屯滿族鄉路南營村的李國志,如今成了承德興春和農業集團公司的工人。以前,一家五口,兩個殘疾,家里有6畝玉米地,每畝凈收入才200多元,遇到天災,連種子都收不回。

  “興春和”來了,“李國志們”的春天也到了。對于“土地生金”,李國志心里算得明白:6畝地租給“興春和”,每畝一年租金1150元;進園區打工,每月薪金5000元;扶貧貸款入股,一年分紅1萬元。“這里離家近,打工掙錢和照顧家里,兩不耽擱,脫貧全托好政策的福!”李國志今年翻蓋了新房,大年初一也舍不得歇歇。

  產業是脫貧攻堅重要抓手,龍頭企業一帶就活。“興春和”集中流轉路南營村附近土地1900畝,每戶年均租金收入3000多元。園區發展特色種植和養殖,一年四季有活干,吸納貧困戶共520多人就業。通過扶貧資金入股分紅,每年給貧困戶“發紅包”420萬元。

  “貧困戶沒項目,扶貧資金分散用,干不成事。”“興春和”負責人郝玉芬介紹,“我們研發了戶企聯營‘微型菇房’,貧困戶合伙承包賺現金,讓貧困戶在‘三金’基礎上又多‘一金’。”

  穿過蒙蒙細雨,來到大屯滿族鄉窯溝門村,村頭是一片銀色的“新廠房”——微型菇房。打開一座菇房的大門,迎面飄來一陣蘑菇清香,小平菇晶瑩剔透。貧困戶凡立東和另外兩個貧困戶合伙“買”下一座菇房,每年每戶保底收益1萬多元。“低風險、賺現錢,打工還有收入,微型菇房就像個小金庫!”凡立東說。

  掙錢就這么簡單?公司統一建好菇房,提供技術,負責收購。“興春和”提供擔保,每戶貸款10萬元,三戶承包一座菇房。合作社有專人負責日常管理,菇房收益通過合作社還貸。貧困戶參與管理,還能采菇。今年7月,“興春和”在窯溝門村規劃建設63座微型菇房,8月底已建成28座。

  產業帶動就業,貧困戶脫貧不離鄉,還解決了生活上的苦惱。

  在金溝屯鎮下營子村,致富能人孫士河返鄉創業,2014年成立承德久財農牧開發有限公司,建設中草藥材產業扶貧示范園,為貧困戶提供就業崗位,帶動本村和周邊共500多戶貧困戶脫貧。

  昔日荒涼的“韭菜溝”,如今變成百花爭艷的“發財溝”。“在家門口干活掙錢,回家能吃上媳婦做的飯,比在外面打工落的錢還多呢。”脫貧戶權少維笑著說。

  如今,灤平重點發展藥材、蔬菜等五大扶貧產業,覆蓋大多數貧困村,全縣能干且愿干的貧困勞動力就業率達87%。縣里通過“公司+基地+農戶”,園區入股分紅、資產收益、光伏扶貧、社會保障兜底等四重收益,對貧困戶基本實現精準覆蓋。

  澆水澆到根——

  走出大山挪窮窩,安居樂業新生活

  灤平地不平,到處是溝溝壑壑,很難就地脫貧。

  山路蜿蜒,溝里“閃”出一個村落。安純溝門滿族鄉上瓦房村,38歲的張宇坤家“一臉滄桑”,石頭墻,黃泥巴,兩間臥室,小廳是廚房,灶火把頂棚熏得烏黑油亮,墻上、窗戶上糊著書紙。“我都不記得這房子什么時候蓋的。”

  吃水難。過去村里有山泉引流的“自來水”,年久失修,已經廢棄。張宇坤和三個鄰居合打一口井,輪流用泵抽水吃。

  上學難。女兒上學要到6公里遠的地方,和別人拼車接送,每年車費600多元。

  看病難,行路難,增收難,妻子沒事做,兩人離婚。“要是一輩子窩在溝里,這日子怎么過!”張宇坤低著頭說。

  樹挪死,人挪活,必須得搬!可搬哪兒去?

  有了房,心里的疙瘩解開了。“8月17日剛分房,走,去看看我的新家!”張宇坤帶記者來到鄉政府所在集鎮,一排排新樓盡現眼前。“三室兩廳92平方米,我只交了12000元。”張宇坤一直咧嘴笑,然后認真地說:“我們感謝總書記,感謝黨中央,感謝各級黨委和政府!現在的政策太好了,總覺得撿了大便宜。”

  挪窮窩,拔窮根。“小區共安置11個村444戶貧困戶,貧困戶人均不超過25平方米,政府給每人補貼57000元,個人自籌只要3000元。”安純溝門滿族鄉鄉長何明濤說。小區還就近共享鄉衛生院、幼兒園和學校,讓貧困戶安心打工。

  搬出來不容易,接下來怎么生活?縣里早有打算:搬得出,能增收,能脫貧,穩得住。上瓦房村的89戶貧困戶告別“老瓦房”,搬進新樓房。鄉里通過招商在附近建起草莓采摘園、生態莊園等,產業園和安置區同步建設,搬遷貧困戶拿“三金”,增收有保障。

  農民出溝,項目進川。巴克什營鎮古城川村12個自然村,一村一條溝。為實現搬遷扶貧,當地引入一家公司開發生態旅游,四達溝自然村280戶農民告別山溝,住進樓房,其中68戶是貧困戶。

  一次搬遷,改變命運。村里原有4個光棍,最大的老李60歲,搬進新樓后不久就找到另一半。其余三位也搬家、娶媳婦,雙喜臨門。

  灤平共有7116名貧困人口計劃易地搬遷,是河北省扶貧搬遷任務最重的縣之一。全縣建設18個集中安置點,同步建設產業園,確保戶均一人就業。

  “搬遷任務重,眼下累一點,長遠有利老百姓。”承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灤平縣委書記蔡福浩說,易地搬遷不僅關系這一代人的脫貧,更關系子孫后代的生活改善,有利于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。

  堡壘有力量——

  攻堅克難黨旗紅,擦亮黨徽當先鋒

  初秋時分的孫營村蔬菜園區,紅紅的草莓在綠波里探頭探腦,每個大棚門口都豎著一塊牌子——“脫貧攻堅黨旗紅,黨員致富先鋒崗”,附有上崗黨員及其帶動貧困戶的名字。

  貧困戶郭江老來喪子,一度覺得日子沒法過。王斌等黨員成立合作社后,動員老人把10畝地流轉出去,一年穩拿租金10200元。老郭主動到合作社找活干,“黨的政策好,也不能等著照顧,我還能干活!”除草、收谷子樣樣在行的老郭去年掙了1萬多元。

  過去的孫營村是附近有名的窮村。一直盼著脫貧的村民們推選退伍后在外做生意的王斌擔任村支書。2016年春,由王斌帶頭,5名黨員合伙成立農牧專業合作社,發展特色農業。村里208戶貧困戶以扶貧資金入股,每年每戶分紅800元。

  支部帶好頭,村民有盼頭。灤平舉起黨旗,擦亮黨徽,聚合發力,助推脫貧攻堅。

  黨旗飄揚十里八鄉,群眾脫貧有底氣。金溝屯鎮探索“支部+項目”扶貧模式,在產業一線建立黨支部,全鎮建立項目黨支部7個、產業黨小組21個。曾經是“亂村、窮村”的下營子村成立了黨總支,下設村黨支部和2個企業黨支部,村里還有6個黨群小組,直接聯系服務農戶。貧困戶熊建華丈夫有病,家里要供兩個上學的孩子,日子過得緊巴巴。久財農牧公司在村里建立中藥材扶貧產業示范園后,村干部動員她回來打工,每月收入2000多元,“過去靠喝酒澆愁,現在干活都是勁兒。”如今,村里貧困戶已全部脫貧。

  黨員深入田間地頭,干部群眾一家親。走進安純溝門滿族鄉扶貧搬遷安置小區,大門右側是小區管委會臨時黨支部,墻上是所有支部成員名單和手機號碼。2016年5月,該鄉11個村啟動易地扶貧搬遷,李柵子村是整體推進試點。一些老人有顧慮,村黨支部一班人掰開了、揉碎了說,消除大家的后顧之憂。一個月下來,村民一個不落地摁了手印。目前,灤平縣各貧困村有6356名黨員與貧困戶結成幫扶對子,引導培育456名黨員致富帶頭人。

  點亮一盞燈,溫暖一大片。“把每個農村黨組織鍛造成脫貧攻堅的戰斗堡壘,把每一名黨員都錘煉成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開路先鋒,激發群眾內生動力,最終形成脫貧攻堅的強大合力。”河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承德市委書記周仲明一語中的。

責任編輯:趙文強
Copyright © 2011-2018  www.481663.live  河北人大 版權所有
河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辦
冀ICP備09023088號-1  技術支持:長城新媒體集團
十几平米店面开什么店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