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河北人大 >> 代表工作 >> 工作動態

尤立增:講好人生“一堂課”

來源:河北日報 2019-11-19 09:24:00

課堂上的尤立增充滿激情。張昕宇攝

六點鐘起床,六點三十分到校。做好上課前的準備:再讀一遍課文,捋一遍課件,七點一刻準時出現在課堂。從教近30年來,除特殊情況外,尤立增的正常教學作息幾乎沒有改變過。

“即使當天沒有他的課,他也是這個點兒到學校,我們年輕人都做不到。”在張家口市第一中學尤立增的許多徒弟們看來,無數榮譽加身的師父讓他們真正仰視的是他的勤勉和謙遜。

“每學期結束時都要把教案當廢紙扔掉,斷了自己的后路。”

“劉蘭芝這么優秀,焦母為什么始終不喜歡她?”

“對,恰恰是因為她太優秀了,焦母認為她奪走了自己的兒子……”

近日,張家口市第一中學高一1班的一節語文課上,在關于《孔雀東南飛》古文的講解中,對于焦母人物形象的分析引來學生們的極大興趣。課堂上,尤立增精神飽滿,面帶微笑,深入淺出,娓娓道來。他不時與學生互動交流,全程未翻看一眼課本,教材熟諳于心。

“每一屆的學生都不一樣,所以說教師始終都得保持一種‘備答’的狀態。”對于一名有著豐富執教經驗的語文特級教師而言,上一節普普通通的語文課似乎是信手拈來,但尤立增卻并不這么認為。

在教學樓一個稍顯破舊的大廳內,幾十間格子緊湊密集,尤立增的辦公桌在最里頭的一間格子里。桌子上堆滿了各類試卷、作業本、教材。

尤立增隨手抽出一摞學生的預習作業,上面滿是圈圈改改,還時不時有或長或短的批語。“你看,在對《涉江采芙蓉》這首古文的預習中,有學生提出這篇古文和《庭中有奇樹》有何異同?這個問題很新鮮,也很有價值。”尤立增指著一位學生的預習作業說。

在新課程改革的背景下,尤立增創立了“學情核心”的教學思想,即以學生發展為中心,引導學生提出問題。因此,他的授課方式一般都在學生們完成預習,提出相關問題后,有針對性地開展備課。

尤立增說,作為教師,如果沒有吃透教材,課前沒有做好準備,課堂上就很有可能出現學生提出來的問題你回答不了的情況。所以,講臺也是教師接受“挑戰”的擂臺。

為了消除自己的惰性,尤立增每學期結束時都要把教案當廢紙扔掉。他說,這是為“斷了自己的‘后路’”,促使他每講一篇文章,都像對待一篇陌生的文本一樣認真備課。

“做教師太苦、太累了,但苦得其所、樂在其中。”

“做教師太苦、太累了。”這是三十多年前,尤立增作為一名高中畢業生對教師職業的認知,他曾告訴自己,畢業后一定不當教師。

“我當時的志向是當一名記者,或者考個公務員,始終沒想過當老師。”雖然從師范大學畢業,但大學畢業之后的數年里,尤立增從事的都是跟教育相關的管理工作,徘徊在課堂之外。

1993年前后,尤立增在完成行政工作之余,兼了一個班的語文課。“我當時覺得,堂堂一個大學中文系畢業生,教一節語文應該不是什么事兒。”但是,事實并不像尤立增想象得那么簡單,由于他的重點依舊在公文寫作上,所以,在學校的綜合教學評估中,他的課排在了倒數的位置。

“這個人根本就不適合當老師。”有人說。甚至有學校老師的孩子從這個班悄悄調到別的班去了。一系列的事,刺激了自尊心極強的尤立增。

1996年,尤立增正式向學校提出,徹底轉到教學崗位,帶班授課。

當“勤奮又有靈性”的尤立增認真起來的時候,他的教學成績出現了突飛猛進的提升,1996年帶班第一個學期,他的教學評估從倒數一躍到全年級第一。

最早一個到校,最晚一個離校。憑著一腔的熱情,滿身的斗志,尤立增全身心地投入了教學工作,成為全校最努力最勤奮的那一個人。

苦心人,天不負。2000年,剛剛三十出頭的尤立增拿到了“省級特級教師”的榮譽,成為全省獲得這項榮譽最年輕的教師。

事業迎來了新的轉折點,他的教師職業生涯也進入了“震蕩期”。

來自北京、天津甚至全國各地的民辦、公辦學校的高薪聘請,給房、給戶口等。甚至,他所在的學校,也要給他個一官半職……

“我為此困惑迷茫了很久,說不動心是不可能的。”面對各式各樣的機會,尤立增一時不知該何去何從。

“你很勤奮,又有靈性,骨子里就是一個當教師的料。”尤立增的恩師周子誠這樣對他說。

經過長時間的思考,尤立增逐漸有了清醒的認識:他熱愛教師職業,熱愛培養了他的一中,更熱愛學生,當好一名語文老師,教好每一堂課,才是他真正想要的。

“我今天依然認為教師這個職業很苦、很累,但因為熱愛,卻苦得其所、樂在其中。”尤立增說。

“不僅僅要上好我這一堂課,更要為中學語文教育這更大的一堂課貢獻力量。”

10月18日一早,在一中高一1班的教室里,比尤立增更早到課堂的還有幾位語文老師,他們安靜地坐在教室的后面,這樣的場景對于學生來講早已習以為常。學生們說,每節語文課都有前來聽課的老師,多的時候十幾位、幾十位。有本校的,也有外校的,甚至還有大老遠從縣區跑來的。

在張家口市一中,尤立增的課堂幾乎成了學校的公開課。不僅僅是語文老師前來聽課,就是其他學科的教師也經常出現在聽課席上。

不僅僅如此,在日常教學工作中,尤立增手把手帶徒弟,著力培養年輕教師。徒弟王寧告訴記者,現在尤立增直接帶的徒弟就有四位,像她這樣早就“出了徒”的,遇到問題前來請教時,尤老師也都是耐心指導,從不推脫。

近年來,尤立增被選舉為全國人大代表,成為教育部“國培計劃”名師庫成員,國家“萬人計劃”領軍人物之“教學名師”,這讓尤立增能將自己的視野放在更高的層次去關注教育。

通過參與各類社會活動,尤立增頻繁在不同的場合講公開課,傳播教學理念。他參加了全國、全省的教育扶貧“送教下鄉”工作,十年時間走遍了我省65個縣區。

“視野越廣,越希望能為推動中國教育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,所以,我不僅僅要上好我這一堂課,更要為中學語文教育這更大的一堂課貢獻力量。”展望未來,年過半百的尤立增依然初心不改、斗志昂揚。(李艷紅

責任編輯:趙文強
Copyright © 2011-2018  www.481663.live  河北人大 版權所有
河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辦
冀ICP備09023088號-1  技術支持:長城新媒體集團
十几平米店面开什么店赚钱